1. 首页
  2. 如何挽回感情

“你知不知道刚刚那个女生喜欢你?”

追女生前男生要明白的四点

  小鑫是我刚来成都在探探划到的女生,虽然颜值不算特别出众,但是用多才多艺来形容最贴切不过。  
  她的日常的生活就是在练舞参加比赛和酒吧驻唱。  
  翻开聊天记录,最早的一条在4月19号,中间一直是很佛系的聊天。

 
  聊的多的时候一个月有20天在聊,聊的少的一个月只有一周在聊天。  
  到七月我们干脆断联了一个月,因为她去旅游了整整了一个月。  
  在八月只是聊了2天,然而就是这2天,发生的故事让我们收获了足够的甜蜜。  
  其实很多时候我们跟女生聊天总是各种被拒绝和冷漠,就是在于自己的心态太差了。  
  不要抱着太大的目的性去做这件事,聊天更多的时候让对方熟悉知道我们这个人,在一个合适的契机会让我们做的功夫开花结果。  
  如果满脑子只想着如何约出来,如何撩到手,那将注定你永远一无所有。  
  一:PLAYHOUSE初见  
  第一次和小鑫见面的时候是在成都的playhouse。  
  当时在卡座大约有七八个女生,很多女生我已经没有印象,但是小鑫却有很高的辨识度。  
  我给她发了卡座号,她担心自己找不到,我便安排好女生出去接她。  
  从夜场瑶光姗姗的各色小姐姐们中间穿过,从震耳欲聋的轰隆声走出来,见到小鑫,我只感觉到两个字——清爽。  
  她穿的很休闲,一件宽松的上衣T恤下摆露出来,外面套着一件格子衬衫。下身是浅蓝色的破洞牛仔裤,一条黄色的过长腰带很醒目。  
  很酷,很明显的一副hip-hop风格。  
  小鑫是新疆人,五官很立体,大眼睛高鼻梁,加上束在脑后马尾都让我眼前一亮。  
  “嗨,是小鑫吧!我是老何。”我主动上前打招呼。  
  小鑫转过头:“是我,”看见我之后笑着说:“我是不是来晚了?”  
  “不会,你来怎么也不晚,不过你这一身一点也不像酒吧驻唱呀!”  
  “哈哈,我下午刚参加完街舞比赛就去酒吧驻唱了,也懒得换了”  
  难怪她气质看起来和夜场混圈的女生那么不同,我笑了笑:“这么多才多艺的话等会就让你领舞了呀!”  
  说着我就带着小鑫去了卡座,虽然是后半场,简单的喝酒互动后我们更多的是蹦迪。  
  既然来放松,就要彻底融入这样的氛围里,缩在角落格格不入并不是我的风格。  
  很多时候我们在夜场玩的时候也是一样,不需要一直粘着一个女生互动。  
  跟卡里认识的每个人玩好,组织游戏建立社交认证比你一直跟女生粘着玩建立起的吸引更大。  
  之所以有“夜场社交直觉”这一课,就是为了让原本羞涩、木讷、有备胎或者舔狗倾向的男生,能够在这拥有巨大能量的场合里,尽可能去锻炼自己的社交直觉。  
  在这里的女生,都不是傻白甜;同样来这里玩的男人,也不是呆呼呼的直男。  
  如果跟不上节奏,就会一直在角落里无人问津。  
  来到这里,就要做好去享受去放开自己的准备。  
  平日里的工作已经压抑了我们太多的本能,而夜场,在这昏暗嘈杂又绚烂的地方,尽情去打开自己,是最好的选择。  
  我站在卡里的最高层,双手扶在小鑫的肩膀上随着节奏蹦着。  
  小鑫凑到我的耳边说:“陪我出去抽根烟吧,这里太闷了。”  
  “OK”  
  我们来到PH外面的台阶上,小鑫给我递了一根烟。  
  她点燃一撮猩红,望着外面的饮食男女,轻轻的吐出一缕朦胧。  
  我靠着墙,面向着她,看着她卷起来的睫毛根根分明:“我看你今天好像玩的不够尽兴。”  
  小鑫的睫毛动了动,紧接着我迎来了一双清透的双眸:“我不常来这里,感觉这里好乱。”  
  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  
  “那些女生的玩法我很难接受,每个人身上的布料那么少,费尽心机去花枝招展的样子,让我觉得不舒服。”  
  看来,她确实不常来夜场,而且是个性格很耿直的女孩。  
  我笑着把烟头弹进烟灰缸:“嗯,主要自己玩开心了就好。”  
  “不过没有看到你跳舞就好可惜,下次也可以一起唱歌。让麦霸教我唱歌。”  
  “哈哈,没问题。”  
  小鑫和常来PH蹦迪的女生是两类人,常来PH,且习惯用肢体来魅惑男性的女生,大多数是拜倒在名利场下贪图享受的人。  
  白天不用工作,睡到下3点起来喝下午茶,拍点照发朋友圈,晚上就等着“鱼上钩”,在她们动态下约她们去SP或者PH蹦迪。  
  很多时候她们的生活跟她们的思想一样单调匮乏。  
  用常年日夜颠倒的生活辗转在不同男性之间,索取的价值,也仅仅是几个包几顿饭,以及合租房的房租钱。  
  短暂休息后,小鑫提出离开的请求。  
  这里不是是小鑫这样的女孩可以融入的地方,我爽快答应了她,并送她上车。  
  更多的心思则放在当时学员的身上,也并没有提出和她一起转场。  
  二:赫本再见  
  第二次和小鑫见面是在赫本,因为她闺蜜第二天要离开成都,所以就在赫本送行,虽然是在一个边缘卡,但是我们却玩的很开心。  
  这一次,她不同上次那么难受,在边缘,且只属于我们的位置里,教我各种舞曲可以跳的舞蹈。  
  即便是最简单的剪刀石头布,也能因为节奏而玩出不同的花样。  
  我们从卡座玩到舞池,又从舞池里一起拉着对方去抽烟。  
  我记不得当时还聊了什么,只记得,小鑫很开心,整晚都在笑。  
  比起在PH机械式傻瓜式地随着节奏的蹦迪动作,到了赫本反而更能展现小鑫身体的力量。  
  我们没有玩到很晚,毕竟第二天小鑫要送她闺蜜去机场。  
  而我还需要去给“战友”做僚机,我们的第二次见面虽然匆忙,但十分愉快且契合的结束了。  
  在我们遇到很多不可抗拒的因素,需要提前散场时,应该及时放下自己的需求感。  
  有舍才有得,把机会留在下次,否则很容易让自己的棋局全线崩盘。  
  这里没有那么复杂的套路,心态控制,就是唯一的出路。  
  本身出来约会,玩的开心才最重要。  
  如果自己的需求太强,本末倒置,非要达到什么目的不可,那注定是惨淡收场。  
  在赫本之后,我和小鑫的第三次见面却竟然是三四个月以后了。  
  小鑫在升学考试的关键时刻,加上街舞的腰伤需要修养,这些让小鑫的压力一直很大。  
  而我也有很多工作上的事。  
  于是,我们就这么佛系的聊天,成为彼此看似“无需求”的一枚慰藉。  
  三:酒吧乱局  
  时间来到8月17号,一个叫小唯的女生约我去喝酒,刚应下来我又刷到了小鑫的朋友圈,得知小鑫刚结束酒吧驻唱的工作,索性便把她叫上一起。  
  时隔四个月没见小鑫换了一身风格,一身黑色连衣裙,手臂无袖裹着一层黑色的薄纱,加上一双黑色的高跟鞋。  
  风格的转变让我不禁呆愣了好一会儿。  
  “你这一身很有气质。”我故作淡定的夸赞她。  
  “是吗?但我好不习惯,是酒吧要求的。”她甩了甩手上的黑纱,

追女生前不懂这四点,再怎么努力女生也不会喜欢你

又抬头冲我笑。  
  还是那个熟悉的她,落落大方,干净明朗。  
  虽然我们三四个月没见,但是我们没有一点生疏的感觉。因为前期我们做了足够多的联系感。  
  路上我们叙着旧,给她我的一个兄弟,还有一个叫小唯的女生,不知不觉就来到水母酒吧。  
  水母是成都外国人聚集最多的酒吧,老板包括调酒师都是美国人,但是中文说的都很好。  
  一大批的外国人在舞池里跳着,很多人手里只是拿着一瓶啤酒。  
  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玩的很开心,水母是一个不吃价值的酒吧,跟国外的酒吧氛围很像。  
  所以水母也叫撩妹酒吧,只要你跳的够好,人群都会为你让道。  
  我们联系好卡座点好酒,小唯也差不多时间赶到。  
  每次见到小唯还是被她的好身材惊艳,一件白色圆领T恤加上一件黑色的超短裤,再简单不过的穿搭却将身材的优势完美的展现了出来。  
  但是我却无福消受这些,心思只在小鑫身上。  
  简单的喝了一杯酒,小唯便要拉着我去舞池。  
  这时候我肯定不能放下小鑫,但小鑫今天的装扮确实不适合一起去舞池跳舞。  
  如果刚坐下,就跟别的女生去舞池玩,且不说小鑫怎么想,就我自己的心里,也是过意不去的。  
  所以我提议大家一起玩骰子,但是小唯却没有同意。  
  性格同样强势的小唯,带着她闺蜜就在我们卡前面随着音乐跳了起来。  
  本身就是做形体训练的小唯跳起来十分好看,再加上人好看身材好立马就吸引到了很多目光。  
  我感觉到了来者不善,没办法我只能跟小鑫喝一杯,说:  
  “我这个朋友刚喝过酒,有点上头,想去跳会儿舞,我陪她先去舞池玩会。”  
  离开前,我给了“僚机”好兄弟一个眼神,他立刻领神,拿过骰子开始陪小鑫玩。  
  小唯长得漂亮,身材也好,每次出来都是那种要C位的人。  
  大家在一起几乎都是围着她玩。  
  而她也总是能在舞池吸引到目光,给吸引到男生一些假性兴趣指标。  
  当男生想来要微信时,她的目的就达成了。  
  她会果断拒绝,留着男生独自神伤。  
  是个不择不扣的“坏女人”。  
  小唯是以此为乐的,但她只是带着些高傲,并不是渣女和绿茶,因为她从来不找男人索取价值,蹭别人的卡,或者用美色使人掏钱包。  
  回到卡座后虽然我努力想照顾好每个人,但是事情并没有按我想的方向去发展。  
  喝到大家微醺时,小唯把“僚机”和小鑫都拉过去聊天,看着小唯的表情和比划手机的样子我感觉事情不是那么简单。  
  特别是当酒完喝,小唯提出等会还有一个人男的要来时,我果断提出了先走。  
  小唯一把给我拉到她边上:“你知不知道刚刚那个女生喜欢你?”  
  “啊?为什么这么说?”  
  “她问我跟你是什么关系,是不是你经常撩我,今晚她吃醋了。”小唯乖张坏笑,眼神却让我察觉到了异样。  
  “我不知道,只是经常一起玩,你不要多想。”  
  “那好吧。”小唯挪走了她炙热的眼神,暗淡低垂。  
  “你不是有点醉,要不先睡会儿。”  
  “好,你肩膀借我一下。”  
  她没有看我,不给我反应的时间。语气里不带商量,行为上更不带商量的,就抢占了我的肩膀。  
  谁能想到无意的行为竟然造成预选。  
  深夜里,我送小鑫回家。路上“僚机”时空导师跟我说:  
  “小唯一直在吐槽你是一个渣男,到处撩小姐姐。  
  她说自己好友从800删到200多,给你留了位置,现在喝酒你却带上了别的小姐姐。  
  所以她也要叫个男人来气你,我给你僚机,好像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了。”  
  这果然印证了我的猜测。  
  送小鑫回去后,我就离开了。  
  没有发生大家以为会发生的事情,小鑫如此爽朗,而我并不希望用“套路”去强迫她。  
  四:做我男朋友好不好  
  凌晨四点,小鑫要我去接她。  
  她快被灌醉了,脱不开身。  
  我从一个自称是小鑫哥哥的新疆男人手上,把小鑫接走,看到出来他眼中有敌意。  
  我打了车送小鑫到了贵人客栈,期间她就一直枕在我腿上,我摸着她的头发,把零落的碎发缕到她的耳后。  
  我知道,只要我愿意今晚我们可以发生任何事。  
  “到了,起来了。”  
  下车后小鑫抱着我小声的说:“我想清醒一下。”  
  抱了一会小鑫松开我:“陪我在楼下抽会儿烟吧。”  
  我牵着小鑫的手来到酒店的大堂抽烟醒酒。  
  “现在都快六点了,我12点退房,不知道能不能起来。”她没有了最初说走就走的洒脱,眼神里藏着心事。  
  “那你现在就把房退了吧,去我家睡,有空房间也不用担心被叫醒。”我替她做了决定。  
  “这不太好吧。”  
  “我不想你难受,也没什么的。”  
  不论平时再怂再笨拙的一个人,在这种时候,肯定都得站出来,替对方说完想说,但不敢说的那句话。  
  “那好吧,我现在去退房。”  
  小鑫退了房,也顺势换掉了那一身黑色的纱裙。  
  穿了一身偏运动的服装,又回到了刚刚见面时候的感觉。  
  我搂着小鑫的腰看着电梯里的镜子说:“还是这样我们更搭。”  
  “我也觉得这样适合我。”说着小鑫把我头靠在我的臂膀下,拿着手机拍起了我们的合照。  
  到家换鞋简单休息后小鑫便去洗澡,因为没有睡衣,我便自己的大号白色owT恤给了小鑫换上。  
  就这样小鑫跟我一起坐在沙发上,我把小鑫靠在我怀里,她没有拒绝,下衣消失让我有些没能移开目光。  
  我这才发现小鑫身上有很多我没有注意到的纹身。  
  “这是什么?”我指着小鑫左手的纹身问道。  
  “这是一只猫呀,你要这样看容易发现。”说着小鑫把手臂转过来,我才看出来这只猫的图案。  
  “那右手的呢?”  
  “这是爷爷奶奶还有我,一家人。”  
  “爸爸妈妈呢?”  
  “妈妈的名字刻在手上,”说着小鑫指了指手上的英文字母,“爸爸从小就抛弃了我们,一直是妈妈在外面赚钱养家。”  
  说着小鑫把手抱着我腰,把身体放下来头枕在我的腿上:  
  “我耳朵后还有纹身,是个音符。”  
  说着小鑫便把耳后的纹身给我看,我才注意到耳后果然是横着的音符纹身。  
  我没有多问关于她爸爸的故事,而是问她:“小鑫你都喜欢什么类型的男生?”  
  “一定要孝顺,还有要有上进心。”  
  “那我不是达标了?”我摸着小鑫的头发。  
  “那,那你都喜欢什么女生?”她的眼神里闪着一种叫做“小心翼翼”的光。  
  “我现在,想吻你。”我知道,这是我这一刻一定要做的事。  
  唇齿相接,不是夜场里那种虚假的逢场作戏,也不是初恋时期那种羞涩缠绵。  
  她轻轻闭眼,我轻轻一点,便一把抱起小鑫要往卧室里走。  
  “等一下,今天是多少号?”小鑫在我耳边小声的说。  
  “17不对,现在都5点多了,今天是18号了。”  
  “那你要记住今天。”  
  “818吗,很好记!”  
  “对,今天是小鑫恋爱的日子!”  
  ……  
  其实甜甜的恋爱并不难,难的是,在这浮躁的世界里,如何保持自己对待感情最真挚的赤子之心。

为什么说现在的男生不追女生了?

情感学院-挽救婚姻-挽回爱情-解决婚姻危机-专业情感挽回机构